中央人民政府   |    贵州省人民政府   |    铜仁市人民政府   

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走进思南 > 人文思南

天官帝


字体: 点击量: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视力保护色:

我们于正月初五的夜幕降临的时候,抵达天官帝,这里是江西省吉安市桐坪镇什香村的一个村民组,离吉安市不过十来里,它便是田永富入黔之前所居住的村庄。我们刚入赣境,天官帝村就已派人到吉安市的北站迎接我们,我们15人先后分四批抵达,等于他们就派了四批人在哪里辛苦、深情地等着。在一阵炮竹声中,我与田维华、田学启、王莉第三批进了村庄。刚下车,大碗热茶就递了过来,随后,几十个村民蜂拥而上,问寒问暖,接着,就拥着我们走进了田氏祠堂进行晚餐,一阵酒后,我就觉得有些醉意了,加上从思南出发到天官帝千多公里路程的颠簸,睡意就毫无商量余地的袭了上来,就想回到吉安找个旅馆睡觉。然而,村长田桂云出来打招呼了,每户带两人,就住农户家。村民们也热忱地说“到家了还去住啥旅舍?”

深情厚意,十分难得。我与田维华、田建高、田学启被田桂云带到了他家,这是一栋三层楼的小别墅,房间宽大、亮敞,十分干净,洗澡间、卫生间,要有尽有,真有宾客如归之感。

次日清晨,我与田建高见窗帘上显出亮色,就起床穿衣去欣赏赣乡村景,走出门才知当晚下了雨,古香古色,幽谧的村庄竟然浸润在雨雾中,散落在一片香樟林子里。村后是一片看不到边的松树林,生机勃勃,连接着远处起伏延绵的丘陵;村外是一坝良田,打过水稻的田还没有翻犁,稻茬还一茏一茏地存在那里,听说这里盛产双季稻;田外是一口亮汪汪的水塘,大概有百来亩,竟然也没有放鸭,就那么一凼清亮的水,也许,村里人就饮用这凼水吧。然而,我们等了好一会,竟然没有一个人来挑水,村里又没有自来水,他们不来挑水,吃啥呢?

我们想到这里,只见村里每家的大门,都在红朗朗的春联中打开,仿佛可听见主人在里面悄悄私语,整个村庄里都回荡着互相的问候;“早上好!”“新年好!”而红彤彤的灯笼早已告别夜晚含情脉脉的神情,绽放着真诚的笑颜,袒露出主人们热情的容貌。

走进田氏祠堂,只见主人们早已在十多张古朴的四方桌上摆上了早点、茶水,闪着喜悦的光茫在等候我们。昨夜推杯把盏饮酒的场景依稀在眼前晃动。主人将我们推上席后,就将茶杯摆放在每个人面前,围着点心饮早茶,主人抬起茶杯请喝,大家很礼节地就浅浅地喕上一口,就叫大家拿桌上的点心吃,点心是麻饼、糖绞、年糕、水果糖、花生、葵花等,因为头一晚,我喝了好多酒,口还有些渴,就端起茶杯一口干了。但只见一位大嫂急忙走过来,将我的杯子续上开水,未见主人们喝,好一会后,主人才又端起杯子又喊喝茶,我才省悟过来,原先这里喝茶就像我们喝席酒一样,要有人“请”才能喝。我急忙说:“对不起,不懂乡风。”

主人急忙说,“没关系,没关系,都是一家人!”

随后的早餐,就是我们带去的各100多斤的绿豆粉和花甜粑招待全村人,这一下,让他们感到奇怪了。不知这两样东西是怎么加工的,特别是花甜粑的花、字是咋个押进去的。还说:“连‘新春吉祥’这几个字都能做出来,太神了。”更神的是,这两样东西怎么吃,这就得我们亲自去做哨子下绿豆粉,烧米酒煮花甜粑,还好,这两样东西,我们都带去了,做起来也较容易。吃饭过程中,也有人悄悄问我:“你们哪里还有米饭吃吧?”言下之意,贵州生活还艰苦,还是吃红苕酸菜,我说:“主粮都是大米。”

当然,借这段时间,我把我带去的有田永富后人田秋、田谷、田仰文章的几十本书送给了他们,算是赣黔文化交流吧,他们将这些书很快分成三堆,分别送给3个有田姓的村。同时借这个机会,我也对天官帝这地方的民风民俗做了一些调查,因为,语言交流有些障碍,我干脆就拟出提问提纲,交给村里的人去完成。不一会,这个八十年的第一个初中生田美玲,就给我解决了。接着,我便到了几户家里去看了一下,每家住房都宽敞,也很热情。

我感到奇怪的是,这里地势平坦,几乎是平原,离赣江这么近,算是吉安市的郊区。然而,那么多田土没有一块好菜地,更没人种蔬菜;水那么丰富,没有一个人养鱼,家家户户都是烧木柴,很少有养牛养羊养鸡的农户,甚至养猪的农户也很少。经济来源主要靠农业种粮和外出打工收入。

当然,森林多,烧柴也方便,一个妇女给我说:“砍一天柴,可以烧一个多月。”水就更方便了,在村子中间,有一口水井,簸箕那么大,清亮亮的满满一凼,除了井壁上长着一圈绿油油的青草外,井沿上铺着一圈火砖,便没有石块围着,也没有什么东西覆盖。70多岁的田春云说:“传说这井是天上的月亮掉落在这里,没有人挖掘淘漉,就自然形成了这眼泉水源源不绝的古井,几百年来,村里的人都饮这口井的水。”

我想,田永富也许就是喝这凼水长大的吧,一直喝了四十多年。其实,只要随地挖下去五米深,就可以打到地下水,村里的人大多数的院坝里都有一口人工打的井,用轱轳一摇水就哗哗地上来了,这真还让人羡慕不已。(田永红)

分享到:
0
上一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