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人民政府   |    贵州省人民政府   |    铜仁市人民政府   |    无障碍   

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走进思南 > 人文思南

纱帽山


字体: 点击量: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视力保护色:

早餐后,休息片刻,我们与天官弟的全村田氏男人,向村后的森林深处的纱帽山走去,那里便是田永富的父亲及先祖们的归宿之地。

到纱帽山,当然得在无边无际的松树林中打转转。几坡几岭的红松,从毛茸茸、金黄色的茅草里长出来,一排排一行行,一丛丛一簇簇,如松海一样,波涛起伏,延伸远去,尖尖的针叶昂然向上。

油绿的松树有二、三十米高,松枝从半树杆的腰上往四周或顶上伸展,每一根松针,都透出倔强的表情。在浩荡的天风中,远望如一根根定山神柱。而每一棵松树子上,都被刀子割得七零八乱的口子,每个口子都糊着一种白色的东西,十分显目,据说这一片油松,被浙商租了过去,一租就是几十年,目前正是产油的旺树。不知浙商在这些树上赚了多少钱,割死的树又卖给当地农民做柴禾。

我们在森林里左弯右拐,走了好久,终于见前面有一座官帽似的山堡,就像古代的乌纱帽,那便是纱帽山,山头饱满,其下的山岭张开着双臂,山下便是一片与众不同的不落叶的杂木林,绿茵茵如云雾,这里便是田氏祖坟场,祖坟山地处在一个大湾里,前面还有一口波光潋滟的水塘,远处便是起伏低矮的群山,祖坟山藏风聚气,山重水复。这真是一块风水宝地,可惜所有的坟,均在“文革”中遭到破坏,就连当地田氏族人也分不出各个坟堆的主人。

眼目时呢?全体田氏族人虔诚地跪在杂木林外的草地上,面对纱帽山和绿茵茵的杂木林,磕头烧香化纸,点放鞭炮,其中也有感情丰富者,包括寻根祭祖的人,便在悄悄哭泣,说:“我们千里来寻祖,竟然不见坟,这是多不好的事呀!”

据《田氏家谱》记载,什香田氏宗族,先世青齐(山东)田氏后裔,始皇时徒居关中,继迁金陵(南京)瓦西坝,唐代田旸,字昭和,公任吉州(今吉安市)刺使,卒于署,后子孙遂居于吉安北隅,至宋末(1279年)田国成徙居于今什香南园,传如春、如颜、如渊三兄弟,再传永富、永贵、永宁、永修、永昌五兄弟。

因为永富迁入贵州思南,而永贵等又葬于福田山,这样纱帽山就应该葬的是田国成及其三个儿子、媳妇。至于,田永富的八世孙太子太保兵部尚书田仰生前多次来这里祭祖,殁岁以辛卯(1657)于京邸,庶妣朱氏护柩归殡吉州也,闻讣儿欲从游地下,十余年来,每一念至,忽然忘生。由辛卯距庚戌(1670),始得归葬贵州思南思唐。田仰初葬于吉州,根据他生前思祖心切,也许就是葬在纱帽山。

面对田氏先祖的英魂及后裔们的一片虔诚,感天动地,天公突然降下绵绵细雨,纱帽山坟场清新浓郁的风景如画卷般,一下子展现在眼前,激动在心里。青山叠翠,绵延起伏,金黄色的草地上,人头攒动。我举起相机,一口气照了十多张照片。(田永红)

分享到:
0
上一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