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走进思南 > 文化旅游
乌江边上的科举之父
字号:

思南,地处黔东北,横跨乌江中下游,水通巴蜀,地望潇湘。据《思南县志》记载,从汉末建安五年,即公元200年设为永宁县后,已有1820多年的历史。

 千百年来,浩浩乌江孕育了两岸一代又一代的各族儿女。尤其是在明清两朝,这里舟楫来往、商贾云集、经济繁荣、人才辈出。这里,曾养育出明代改革家、贵州科举教育之父——田秋,理学家李渭;到了近现代又养育出革命先烈旷继勋、肖次瞻、熊大瀛、朱亚,他们是当地人民的骄傲和榜样。

站立江岸,望着浩浩江水奔流而去,似乎也看到先辈在此扬帆起航,来来往往。也不禁想起“今人不见古时水,今水曾育古时人;今人古人若流水,共饮乌江皆如此。”

 能与古人共饮乌江,是何等的荣幸、自豪。尤其是在明代改革家、贵州科举教育之父——田秋先生的家乡思南,更是莫大的荣光。今天,我们穿越历史,一探先生之伟大事迹,以及他对思南乃至贵州教育进程的重大贡献及影响。 

贵州科举之父 田秋诞生
贵州科举之父 田秋诞生

贵州科举之父 田秋诞生

田秋,字汝力,号西麓,1494年生于贵州思南府城内西门田家老宅,现思南县城。

明初的贵州思南,航运、经济、文化都有了很大的发展,江西、浙江到这里做官的不少,依托乌江航运,前来做生意的人也不断增加,“南宋渡”人员或亲戚,或问讯而至,这些人中,也有田秋先生的曾祖父田永富。

 田家于1398年来到了贵州思南,先在大梁(今天的新思中位置)住,后搬进思南府城内西门建房定居。

田永富,精通中原文化,田家后面几代人也深受中原文化影响。田秋的祖父田万钟对诗词书画十分在行,尤其是楷书写得特别好,很年轻的时候就被推举为当地教师,专门教育富家子弟。

田万钟有三个儿子,其中田显文最为聪明,当地人评价他有“异质”。而田显文就是田秋的父亲,他跟着父亲田万钟学习做人和读《毛诗》,11岁就能将305篇《毛诗》全部熟读,12岁拜师从江西迁到思南来的孙善述为师。

 时光荏苒,田显文长大,婚后生育了3个儿子和一个女儿,田秋就是第三个男孩。

 1494年,贵州科举教育之父——田秋诞生。生长一个书香之家,他从小受到了良好的教育,加之他特别勤奋好学,三岁识字,四岁便已积累汉字四千多,五岁读书数卷,能日记数言,七岁所作文章有个人独到的见解,他在城府已有小名气,十三岁在思南府学读书参加童试,成为一名少年秀才。

正德五年,即公元1510年,田秋远赴云南参加庚午科乡试,年刚十七的他考中举人,在思南引起极大的轰动。

正德九年,公元1514年,田秋在京考取进士,年时21岁。根据《思南府志》记载,田秋是思南府城内有史以来的第一个进士,也是在修明嘉靖《思南府志》时城内唯一的一名进士。

 中了进士后,他放弃做官,请假回家孝敬父母,8年之后,他的大哥田谷辞官回乡后,并在大哥和父母的一再催促下,于1522年到北京,朝廷派他到福建平府担任推官,管理该府刑狱。

1524年8月,田秋的父亲过世,他告假回乡守孝三年,以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1527年,朝廷再次任命他为河间府推官。1528年,年仅34岁他被调入北京,任户科中事给,执掌全国疆土、田地、户籍、赋税、俸饷及一切财政事宜,辅助皇上处理政府,并稽查六部,纠弹官吏。

 因刚正不阿,1536年,再次申任吏科左给事中,他身披龙鳞,秉笔上疏,敢于直谏,把纠察贪腐的大刀直砍向大明王朝的中央机关。奉旨清查御马监夫裁至7万,夫食至7万石,巡察光禄、太常寺、力役裁去2400余夫,镇守革职,万民欢腾。

1537年,升福建布政司左参政。1537年,升四川按察使.....1541年,年仅48岁的田秋辞官回乡。

 田秋一生做了很多大事,做人先从孝字做起,以开启贵州文教,扶持贵州教育最有功;做谏官,敢于秉笔直谏最有名;他心系民众,拯救灾民赈济贫困有德,成为当地乃至贵州人学习的典范。

上疏朝廷开科 功及贵州后人

据史料记载,1413年贵州建省后,政治、经济和文化教育有了较大的发展,但由于是新建省份,辖区土地都是由云南、四川、湖广等省的边远地区划拨出来的。加上战乱不断,朝廷始终偏重于西南地区的军事和稳定,无暇顾及文化教育。

因此,贵州成为独立省份后,不仅没有举办乡试的资格,也不允许参加乡试,这样的状态持续了十多年。洪熙元年即1425年,朝廷才诏令有愿试的贵州考试到湖广就试。

1429年,朝廷考虑到贵州考试离云南较近,改为到云南乡试。但即使这样,贵州考试到云南,近者两千里,远者三四千里,中间隔着盘江,夏季多瘴。参加一次乡试,至少需要三到五个月,往返路费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1494年,右都御史邓廷瓒向朝廷上奏贵州独设科乡试,也许是历史的巧合,这一年,田秋先生诞生。

 但遗憾的是朝廷调查后,认为贵州人才未盛,旧制不可轻改,上奏朝廷没有批准。就这样,贵州独立设科举乡试的设想未能实现。

 1499年,巡按贵州监察御史张纯,又上奏朝廷。朝廷也未批准,并以“命下所司知之”——交有关机构备案而已。

 直至嘉庆九年,公元1530年,在京任户科给事中的田秋,再次向朝廷上疏《请开贤科以宏文教疏》。他在报告中写道:盛夏难行,山路险峻,瘴毒浸淫,生儒赴考,其苦最极。中间有贫寒而无以为资者,有幼弱者不能徒行者,有不耐辛苦而返于中道者,至于中冒瘴毒而疾于途次者往往有之......以致边方下邑之士,王天门于万里,扼腕叹息欲言而不能言者亦多矣!

朝廷将田秋的奏疏先后交给礼部、贵州按察使韩士英、巡按贵州监察御史王杏勘议。经过几番讨论,朝廷再次将王杏奏疏交礼部复议,礼部认为:“贵州文教渐洽,人才盛行,科不乏人,近年被翰苑台谏之选者,往往文章气节与中原江南才俊齐驱。”

 1537年,贵州举办首场科举乡试,从此贵州有了自己的乡试科场。为了发展家乡教育,培养贵州人才,他先出钱为考试购买考卷,又倡导乡绅共同购买卷田,用卷田出租费支付考卷,免除贫困生缺钱买卷之忧。

 贵州从乡试至清朝科举乡试结束的368年,应试生从不出钱买卷,这是田秋开发贵州教育的又一大功劳。同时,这368年间,贵州全省靠取文状元3110人、武状元1074人。

可见,贵州设立科举考场,为我省读书人走出贵州,实现他们的人生抱负,参与国家、民族的发展做出自己的贡献。而这一切,都得益于田秋上疏开乡闺,因此,贵州人民尊称他为“贵州科举教育之父”。

传承先贤精神 做好文化教育

10月15日,乌江东面的田秋小学,书声琅琅。校园里,学生们打篮球、乒乓球;书画室里,学生们练书法、绘画......“继承、发扬田秋先生之崇高品质,全面培养学生的兴趣,让他们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田秋小学校长王再学,带着记者走进田秋纪念馆,详细的介绍田秋先生光辉事迹,及学校命名的背景、学校招生等情况。

田秋小学,东依杭瑞高速思南东站,西临九天温泉、南与东太鹭洲毗邻,北与乌江航运中心接壤。

 目前,该校是全国青少年足球教育示范学校,也是全国青少年校园篮球体育传统特色学校,更是思南教育一大亮点。

“西麓立行,史册流芳昭后学;新人立志,杏坛敬业效先贤。”学校以贵州科举教育之父田秋先生冠名,旨在传承西麓文化,弘扬田秋精神。

 同时,以“治国之道,教化为先;教化之道,学校为本”秉承先贤田秋教化为先的敬学传统,树立正己化人的育人理念,以“打牢文化基础,培养兴趣特长,养成良好习惯”为发展主线,坚持五育并举,全面实施素质教育,努力培育有家国情怀、有大家涵养、有渊博学识、有仁爱之心的田秋学子,办让人民满意的教育,塑造区域教育新坐标。

教育,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一个地方的教育,往往更当地的文风及重视程度有关。

近年来,思南县结合新时代教育方针,牢记党和国家的教育宗旨,立足先天优势,积极传承、弘扬先贤优良基因及思想,教育工作取得累累硕果。

 而这一切,离不开田秋、李渭先贤思想的熏陶,以及当地近代史上旷继勋、肖次瞻、熊大瀛、朱亚等革命先烈大无畏精神的激励。

 如今,他们的思想和智慧,早已成为当地人民的精神财富,激励他们在新征程上砥砺前行。(贵州日报天眼新闻记者 周济)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面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