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政务公开 > 重点领域公开 > 商业流通
思南县2021年居民消费情况调研报告
字号:

居民消费转向构建美好生活

存在“三低”问题需重视

——思南县2021年居民消费情况调研报告

构建双循环经济发展格局,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需充分发挥消费的基础性作用,不断扩大居民消费。近期,国家统计局在全国电子记账户中组织开展居民消费难点问卷调研,思南共填报77份有效问卷。在此基础上,思南队与部分记账户沟通交流,并结合住户调查数据进行分析研究,结果表明:当前思南居民整体消费内容从对物质文化的需要升级为对美好生活的构建,但也还存在着消费能力、消费欲望、消费层次“三低”等问题。

一、调研样本情况

本次调研问卷共77份,其中居委会30份,村委会47份。从问卷填报对象年龄来看,主要集中在31-60岁阶段,共71人,占比92.2%;30岁以下的4人,占比5.2%,60岁以上的2.6%。

二、居民消费向构建美好生活转变

(一)消费多样化,生活质量不断提高。经济落后、物质贫乏的年代,居民消费主要集中在食品、居住、衣着、日用品,2000年以前,这四项支出之和占总消费的八成以上。如今居民消费百花齐放,至2019年上述基础性消费比例已降至57%,教育文化、交通通信、医疗服务等在居民消费中已占着重要的地位。2019年,思南居民教育文化、交通通信占总消费比分别为16.7%、15.9%。

基础性消费比重在下降,消费多样化,生活质量不断提高。吃穿上更注重吃得健康、穿得漂亮;日常消费追求产品质量、服务体验,部分商品即便本地没有,也通过网购进入偏远百姓家。耐用消费品方面,彩电、冰箱、洗衣机等家电基本到达普及,移动电话成年人基本人手一台。2019年思南住户调查样本中,每百户拥有电冰箱97.7台、洗衣机97.6台、热水器80.6台、空调51.2台、彩电99.5台、移动电话295.3台。住房方面追求安全、宽敞、舒适,2019年思南住户调查样本中,人均住房面积41.2平方米,居住支出占总消费比20.8%。

(二)消费观念改变,一半以上的家庭有消费贷款。人们现在并非一味省吃俭用、节衣缩食,对于当前收入不能达到某项消费条件的矛盾不再束手无策,很有一部分人选择超前消费先满足生活需要。一方面,买房、买车除了少数高收入家庭外,基本都需要通过贷款完成,调研中,有36.4%的居民有房贷(包括装修贷),20.8%的居民有车贷。另一方面,除了房贷、车贷外,有32.5%的居民有其他生活消费贷款。筛除一户同时有多种消费贷款的情况,77户居民中共42户有消费贷款,占比54.5%。

(三)教育为主,外加医疗、养老是居民消费最重要和关注的内容。一是教育、医疗、养老在消费计划中受到最多关注。近期计划方面,当调研问到“假如下半年收入明显增加,您会优先增加以下哪些方面的消费(共16个选项,最多选3项)”时,“提升个人素养或让子女接受校外培训”一枝独秀被选择次数最多,占比55.8%,比被选择第二多的选项高24.6个百分点。长远计划方面,被问及存钱的主要目的时,预防生病失业等不时之需、子女教育、自己养老和赡养老人是被选择最多、而且选择较为集中的三个选项,分别为71.4%、67.9%、64.3%,而被选第四多的选项断崖式减少为25%。二是人们对教育、医疗、养老方面的投入永不满足。即便人们表示生活中教育医疗等刚性支出大,但在愿意为获得更好的服务体验而支付更多费用上(共16个选项,最多选3项),教育培训服务、医疗保健服务、养老服务被选的次数照样位列前三,分别占比48.1%、41.6%、37.7%。

(四)供给条件基本满足消费需求,九成家庭有过网购。随着生产力的提高,商品种类、质量、“卖相”能很好地激起居民购买欲;交通运输蓬勃发展、售后服务体贴入微更进一步满足了居民消费需求。调研显示:在制约消费的因素中,“商品和服务品质不够”、“现有商品和服务没有吸引力,缺少创新产品”、“基础设施不完善,购物不方便”、“假冒伪劣商品多,售后维权难”被选择的次数比例分别只有2.6%、2.6%、3.9%、6.5%。在消费方式上,网购越来越被普遍接受,有过网络购买商品或服务的户共计69户,占比89.6%。

三、居民消费存在的问题

(一)消费能力低:收入不高是制约消费的最主要因素。2020年,思南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3130元,比全市平均水平低668元,比全省低2966元;农村居民收入10689元,比全市低411元、全省低953元。城乡居民收入绝对值在铜仁各区县中处于中下段;在全省县域第二方阵的23个区县中处于末段:2020年城镇居民收入排第21位,农村居民收入排第18位。另,国家统计局公布的2020年全国居民收入中位数为27540元,思南140户样本中小于这个数的有101户,占比72.1%。

调研结果同样验证了本条结论。一方面,只有36.4%的家庭有储蓄或理财。另一方面,在制约家庭消费的最主要因素中,“收入低,没有消费能力”被选择的次数最多,占总样本比72.7%,其中居委会占比66.7%,村委会占比76.6%。无论是总样本,还是分村居,该项被选择次数比均是最大的,且大过被选择第二多的选项不低于20个百分点。

(二)消费欲望是制约居民消费的第二大因素,四成居民面临单一支出明显挤占其他消费问题。一是住房(包括购建房、装修等)、教育、医疗对其他消费挤占明显。调研显示,有相关支出的居民认为这三者对家庭其他消费挤占很明显或比较明显的分别占22%、42.9%、21.2%。筛除一户多选及“三无支出”的情况,共有43.8%的户在居住、教育、医疗方面有一项或多项支出对其他消费挤占比较明显或很明显。二是近五成居民认为消费欲望制约了消费提高。消费欲望除了受可支配收入影响外,还受教育、医疗等单项支出占总消费比过大影响。如2019年住户调查样本中,A户常住人口5人,其中一个大学生、一个高中生,全年教育消费占总消费的68%;B户家中有人患大病,全年医疗支出占总消费比75.7%,虽住院费用有较大比例报销,但本户户主不得不停下工作照顾病人;C户因建房或装修拉动当年居住支出占总消费比超过63%。他们的收入及精力在一定时期内均围绕着住房、教育或者医疗等某一样事情,无暇、也无能力考虑为家庭添置什么家具或去哪里旅游,进一步影响了消费欲望。调研有37户选择“生活比较简单,没有消费欲望”,是制约家庭消费提高的第二大因素,占比48.1%。三是部分年轻家庭还贷压力大。对于普通家庭,仅有购房贷款还好,若同时又有装修贷或者车贷,几年之内每月的大部分收入都将还进银行,稍不留神就入不敷出;而确有其他刚性需求时,又不得不通过其他方式进一步透支。诸如几张信用卡循环借入还出、发了工资还网贷等现象在小县城年轻人中占一定比例。调研中,家庭存钱为了早日还清贷款或借款的有25%。

(三)居民消费层次低,村、居委会差异明显。一是消费中城镇居民最重质量,农村居民最重价格,考虑品牌、个性的较少。调研中,消费时优先考虑价格便宜的占71.4%,是所有居民选择最多的选项。分城乡看,城镇居民占53.3%,农村居民占83%。相较而言,城镇居民更看重质量和服务体验,选择占比83.3%。城乡居民在品牌和潮流个性化等方面的选择总计不超30%。二是有旅游消费的家庭占比较少,农村家庭在旅游方面的计划和意愿相较更低。去年下半年(七八月及国庆)有过外出旅游的仅占15.6%;今年下半年(七八月及国庆)明确有外出计划的仅占7.8%,有37.7%的家庭不确定是否外出旅游、54.5%的家庭确定不外出旅游。另外,问卷中假设家庭收入明显增加,城乡居民优先选择外出旅游的比例仅为30%和4.3%;支付更多费用获得更好的旅游服务方面,城乡居民选择比例分别为23.3%和6.4%。三是仅四成家庭有体育健身方面的支出,增加体育健身服务意愿低。调研显示42.9%的家庭有体育健身方面的消费,其中城镇53.3%,农村36.1%。在增加费用获得更好的体育健身服务意愿方面,城乡家庭分别仅为10%和2.1%。

(四)居民消费其他方面的问题。一是网购问题还比较突出。虽然有较大比例的家庭有过网购,但是网购比较少的占67.5%。线上消费还存在较多问题,商品质量参差不齐、商家虚假宣传被选择最多,分别有54.5%、39%,而网络诈骗、消费者维权难、个人信息泄露同样也有一定比例,分别为23.4%、22.1%、22.1%。另外,农村物流配送混乱、派费矛盾、末端配送点布局不合理等问题制约农村居民网购发展,41.5%的农村家庭认为“收货不方便”。二是农村彩礼、礼金支出对居民消费影响仍然较大。由于问卷设置该部分问题只有村委会居民填写,故本条内容不包括居委会居民。农村彩礼一般在5-10万元阶段,51.2%的居民选择该阶段,这对于人均可支配收入2020年只有10689元的农村家庭来说并不容易。有61%的居民认为人情往来礼金支出对家庭消费影响比较大或非常大,仅有7.3%的人认为基本没有影响。

四、进一步扩大居民消费的建议

(一)千方百计促进城乡居民增收,提高城乡居民消费能力。一是引进和培育规模企业,扶持小微企业和个体经营,大力发展优势特色产业,做大做强本地经济,不断提高财税收入和居民经营净收入。二是通过提供更多的就业机会和务工岗位进一步扩大就业,保障企事业单位考核绩效奖发放和农民工工资及时发放,提高城乡居民工资性收入。三是持续关心、关注低保户、大病户、纯老人户等特殊困难户的家庭经济情况,防止脱贫户返贫,进一步落实救助补助政策,提高居民转移净收入。四是要持续巩固好脱贫攻坚成果,紧紧围绕乡村振兴搞好农业农村发展,不断缩小城乡发展、城乡居民收入差距。五是通过狠抓偷税漏税,扎实做好收入再分配,缩小贫富差距,扩大中等收入群体,提高居民整体购买力。

(二)持续加大社会保障广度和力度,解除居民后顾之忧,进一步释放消费。不断完善社会保障制度体系,探索解决抚幼、养老、医疗、教育、失业等方面的政策盲点,将婚配、生育、养育、教育系统考虑,加大社会保障的力度和广度,解除居民有钱不敢花的后顾之忧。一是在大力建设新型城镇化的基础上,有效推动城乡义务教育均衡发展,努力实现义务教育阶段机会均等、受益均等;并通过国家财政和社会资源结合,努力提高对低收入家庭高中以上教育阶段学子的资助、补助,不断减少中低收入家庭过高的教育消费比例。二是应扩大失业保险参保范围,探索解决灵活就业人员失业保险问题;多途径不断完善大病医疗保险,提高乡村医疗服务能力和水平;不断扩大农村人口参加养老保险比例,完善农村养老基础设施;制定适应三孩生育的配套措施,降低居民抚育孩子的成本和相应担忧。

(三)完善信贷制度,既要合理刺激消费,又要避免成为社会不良导向。一是在加快个人信用体系建设基础上,规范发展消费信贷,扩大消费信贷对普通大众家庭、特别是农村家庭的支持力度,激发城乡中低收入家庭购买力。在农村进一步加大对助学贷款的宣传力度,规范发展农村建房、装修、家电、农机,及城镇非企事业单位人员的住房、汽车等大额消费信贷业务。二是,一方面金融机构之间要加大信用信息共享,强化消费贷款审核发放,控制金融机构风险的同时又一定程度避免居民因四处贷款过度消费导致“破产”的情况;另一方面,要控制消费信贷巧立名目、过度开发,助长畸形消费和不良风气,如“彩礼贷”。

(四)进一步规范网购,大力发展农村物流体系。一是完善和制定网络管理制度,加强网络环境整顿,营造良好的线上消费环境。要加大对商品以次充好、虚假宣传的惩治力度,严厉打击网络诈骗和窃取个人信息行为,并完善消费者信息举报方式和途径,有效维护消费者合法权益。二是加强农村县乡村三级物流体系建设,大力整合下乡物流运输,优化末端配送点布局,促进农村居民网络消费。

(五)让彩礼归“礼”,进一步下力整顿违规操办酒席风气。一是加快推动婚俗改革,不断提高居民认识,改变将高价彩礼当作地方风俗、搞攀比的现象,使彩礼真正成为一种象征性礼节。另外,可探索制定全国彩礼统一最高限额,并允许不同地区根据居民收入水平及收入差异在统一限高内制定不同限高标准,大力减轻中低收入家庭彩礼负担。二是虽然经过大力整顿,违规操办酒席现象已大为减少,但在部分地区和人群中仍然以“化整为零”、隐蔽办酒等形式顽强存在,这一定程度上也增加了守规矩人群的负担。在进一步加强监管的同时,应加强思想教育,提高整体居民认识,营造全民抵制乱办酒席的风气。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面

上一篇:
下一篇: